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银幕面孔?

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陈冲在一场名为《冲啊,女性电影人》的大师班聊起了她从影40年来的经历。

陈冲回忆说,1987年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导演的《末代皇帝》问世后,她也逐渐被更多海外电影人所认识。可是当时的好莱坞,提供给她的角色,大多是一个拥有异国面容的花瓶式人物。她被简单地定义成“东方美女”,受到各种杂志的封面邀约。

后来又过了几年,她的角色从花瓶美女变成了花瓶反派,主流类型片中的蛇蝎女郎。

这个过程中,陈冲也想过突破、尝试颠覆,于是她为了一部电影剃光了头发,在脸上画满了疤痕,试图用“自毁”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演技和实力。

打破既定的形象和框架,不仅仅陈冲这样一个外来的亚裔演员需要面对的困难和挑战。可以说,她的这段经历,是好莱坞女性电影从业者的一个缩影。

在这个绝大多数情况下由男性掌权的行业中,无论是台前还是幕后,女性一直在尝试打破历史悠久而坚不可摧的性别壁垒、边缘化的附属与陪衬身份,获得更多的展示机会与表现空间。

四五十年代的好莱坞黄金时期,大银幕上的女性大多拥有着姣好的容貌,一丝不苟的整洁妆容,完美的身材,或优雅或性感或神秘的气质。这些面孔,满足的是男性观众的观看欲望,是被凝视的他者,在电影中也承担的也是被规训、被拯救的使命。

到了七八十年代,好莱坞才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女性电影,《茱莉娅》《安妮霍尔》《末路狂花》等等作品,塑造的是勇敢、聪慧、独立、自主,能够与男权世界抗衡,与不公遭遇斗争的经典女性形象。

虽然电影艺术在20世纪末的诞生之初就涌现了一些女导演,可是直到1991年,茱莉黛许的《大地的女儿》才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部得到大规模放映的黑人女导演作品。

而在当下的好莱坞,女性的智慧和力量得到更多的关注与重视,女性的多样面貌和性格也实现了更深刻的呈现。

这不只局限在独立电影和电视剧领域,可以明显感觉到,从2017年开始,以女性为主角的美剧开始多了起来,而在#me too#运动后,好莱坞大制片厂在大投资大制作的类型片领域也越来越频繁地启用女性导演和女性主角。

比如刚刚释出大结局,并且一度让资源网站崩溃的爆款美剧《致命女人》,也是打着“妻子手刃出轨老公”的噱头的女性爽剧,展现的也是来自不同时代、不同阶级,拥有不同性格、不同肤色的女性在男权社会中所面临的困境,以及对这些困境的反抗。

女性主义的崛起,也为好莱坞带来诸多影响,特别是,大银幕上出现了越来越精彩、有趣、复杂而迷人的女性角色了。

这些面孔,不再被片面的形象所框定和限制:她们可以是柔美的、坚毅的,脆弱的、强悍的,完美的,同样也可以是残缺的。

在大制作类型片中,出现了神奇女侠、惊奇队长、阿丽塔等等强悍的女性,包括接下来的科幻大片《终结者:黑暗命运》,也是由新老女性角色主挑大梁。

电视领域同样如此,甚至呈现出了比电影更加多元的女性形象。《大小谎言》《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伦敦生活》《杀死伊芙》等近些年的爆款,关注的大多数女性的内心状态和个体成长,拥有更加微观、内向、细腻的触及点。

这些作品反映着社会现实的同时,本身也拥有着媒介的属性,向世界传递出一种新的价值观。特别是对女性观众而言,不需要再像英国电影学者休索海姆写到的,“要么认同玛丽莲梦露;要么认同坐在背后、用他的膝盖碰撞我椅背的男人”了。

毕竟,当越来越多不同类型、身份、性格、遭遇的女性面孔得到刻画和展示,人们或许更能意识到,女性的美不只一种,也更容易从这些形象中获得更多的启迪与共鸣。

好莱坞女性力量的崛起,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包容的精神。而这种包容,不仅在性别层面,也同样出现在种族、取向等等不同维度,甚至渗透到好莱坞之外的各个领域,从政治、经济,到文化、时尚。

尤其是时尚领域,这个行业对于美的定义一直处于变化、流动的状态。时尚设计师和电影创作者一样,不断挖掘女性的内在肌理,实现对“美”的全新定义。

美可以是端庄、典雅的,是梦露飘扬的白色裙摆,赫本曼妙的黑色晚礼;也可以是性感、野性的,是《疤面煞星》里米歇尔菲佛的缎面连衣裙,《蝙蝠侠》中猫女的紧身皮衣。

美更可以是一种与外貌长相无关,但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力量与光芒。“没有人说我很美,甚至漂亮。贝尔纳多-埃斯皮诺萨有魅力,这其实是委婉地说一个女人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她的资源。”在麦当娜导演的以温莎公爵夫妇为主题的电影《倾国之恋》中,温莎公爵夫人说过这样一段独白。影片通过两条不同的时空线索,讲述了温莎公爵夫妇和来自纽约的女人沃丽维特若普的爱情故事。

古典与现代的爱情,通过温莎公爵夫人的私人物件交织勾连在一起。而私人物件中,有许多体现了当时历史的精湛珠宝艺术品。

这些珠宝,不仅串联起来自两个不同时代的女人的相似命运,也向世界表达出温莎公爵夫人特立独行的个性和自由前卫的性格。

温莎公爵夫人对珠宝的喜爱可以说是众所周知,她也曾数度引领了珠宝时尚的潮流。特别是1948年,时任卡地亚高级珠宝创意总监的贞杜桑为温莎公爵夫妇特别定制的一件猎豹胸针,经过温莎公爵夫人首次展示后,就在时尚领域掀起了一股猎豹风潮。

猎豹,拥有着奇异的多重特质,美丽而危险,轻盈而敏捷,性感而残酷。猎豹形象取代了“美好年代”中穿着紧身衣、娇生惯养的女性形象,赋予战后新女性——勇敢和独立精神的特质,实现对不同女性之美的鼓舞与启发。

经过70多年的沉淀,卡地亚猎豹所代表的多元性,已经超越了性别的范畴。猎豹在美丽与神秘之外,同样也是力量与速度的化身。

卡地亚猎豹系列(Panthre de Cartier )最新释出的短片,也再度强调这种多元的精神:

喧闹拥簇的市井街头,清幽神圣的乡野神社,高贵雄伟的宏大楼宇,广阔深邃的蔚蓝海岸;

来自东方的张震、莫文蔚,属于西方的安娜贝拉沃丽丝、玛丽亚卡拉博斯克诺——

城市街道上,到处是穿着黑灰色西装的上班族,忙碌、平庸、无趣。一袭红衣的玛丽亚卡拉博斯克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单调呆板的画风。

来来往往的人潮中,她是唯一一个仰望天空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登向高处,感受轻盈的风在高耸冰冷的钢筋水泥森林间流动的温度与速度的人。

另一个画面中,安娜贝拉沃丽丝静止伫立在日本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处,仿佛认真思索未来的去处。

最后的答案,指向了曲径通幽的神社。从繁华热闹到宁静幽寂的神社,贝尔纳多-埃斯皮诺萨从追逐物质的国度到寻求精神寄托的世界,她拾级而上的脚步,藏着对目的地不可动摇的坚定。

短片中的四位主角,所作的逃离人群的选择,像是一则拒绝从众的宣言。他们拒绝成为庸碌、喧嚣、平凡的一份子,而试图在日常的世界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发掘与安放属于自己的独特个性。

如果你看得够仔细,还会发现短片中几位主角在阳光下投射出并非人影,而是豹影:

这似乎也意味着,每个人的灵魂中,都暗藏着象征着优雅、坚韧、独立和果敢的豹子——

卡地亚猎豹系列是优雅妩媚、自由洒脱的,也是独立果敢、潇洒不羁的。更重要的是,猎豹系列打破了珠宝性别的边界,不仅仅能满足女性的性感与轻盈,也能同时满足符合男性的独特气质与精神,以高贵与精致的设计,柔和猎豹形象具有的阳刚与硬派。

全新问世的卡地亚猎豹系列,将继续书写系列100多年以来的传奇故事,唤醒系列历久弥新的精神内核,帮助每个人找寻到心中独一无二的,亟待被触及、发掘、展现的豹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eamlakingsstore.com/,贝尔纳多-埃斯皮诺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