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足坛历史20大硬汉南佩佩北德容入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eamlakingsstore.com/,迭戈-科斯塔

足球运动员远非英国人和爱尔兰人的专利。我们都知道维尼·琼斯(Vinnie Jones)和被称作“直升机”的罗恩·哈里斯(Ron Harris),但你可能没有意识到,这块大陆上有太多的“割喉族”了。

虽然某些欧洲国家似乎重视“漂亮足球”的概念。即便是德国,在他们的足球历史上还是有部分球员臭名昭著。这些硬汉似乎专注于这项足球的“黑暗艺术”。

硬汉们在据说更有文化的联赛上留下了印记,在无数不幸受害者的小腿、脚踝、脸和胸部留下了印记。

而《每日邮报》作者Chris Cutmore就为我们盘点了欧洲足坛20大恶汉。请注意,排名不分先后。

克鲁伊夫曾评价这名前保加利亚前锋说:“这家伙就是喝着邪恶牛奶长大的。他脸上带着一种阴沉的表情,甚至会让那些在家里看电视直播的人都会感到恐惧。”斯托伊奇科夫更是被称之为“匕首”和“枪手”,他对待比赛的态度是积极的,因而总能给球迷带来致命的门前表现。

他是一名天赋异禀的球员,同时也拥有“挡我者死”的好斗性格。他在巴塞罗那的第一个赛季因为站在裁判脚上而被禁赛,同时他也因为打架而被保加利亚足协终身禁赛(后来有所减少)。

“毕尔巴鄂的屠夫”用来形容他最贴切不过了。他职业生涯中有两次抢断给球迷们留下深刻印象,也正是这两次抢断,让他一直贴着“毕巴屠夫”的标签。第一次是在1982年,他凶猛的抢球动作与舒斯特尔进行了强烈的身体对抗,直接导致对手十字韧带撕裂。一年后,在与巴萨罗那的比赛中,他近乎野蛮的动作,让马拉多纳的职业生涯差点报废。

当时戈耶科切亚跃起至空中,双脚离地,铲中了迭戈·马拉多纳的左腿,左腿在胫骨中间弯曲成两半。马拉多纳说:“我只是感觉到了冲击,听到那撞击的声音就像一块木头裂开一样。” 而戈耶科切亚不以为意,甚至还将铲断马拉多纳腿的球鞋用玻璃盒装起来,放在家中收藏。

2011年,米兰对阵热刺的欧冠比赛中,加图索面对热刺助教上演锁喉功,这样的举动真是太疯狂了。不过加图索一向性格火爆,他还曾在饭桌上用叉子戳伤过队友。而在职业生涯末期,效力于锡永的加图索,还曾从裁判手中抢夺黄牌,出示给对手。

他对自己的天赋很谦虚——当有人将他和皮尔洛进行对比之时,他会反驳:“我们不要把巧克力酱和屎混淆了。”然而多年了,想加图索这样的中场绞肉机型的球员已经很少了。

总所周知,现在的阿森纳球风偏软,但在温格的早期,他们被认为是最肮脏的球队,维埃拉更是他们最强大的打手。他身体健壮,四肢修长,维埃拉以8张红牌高居英超红牌榜首。他在2000年仅用72小时就完成了夺得两张红牌的壮举,当时他在对阵桑德兰的比赛中报复性肘击对手后,又在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以双腿飞铲对手。

当然,加盟阿森纳之前的维埃拉就已经在尤文图斯、国际米兰、戛纳以及AC米兰等球队展现出了自己强硬的一面。不过按照维埃拉自己的说法,他觉得最激烈的对抗,还是和曼联中场罗伊-基恩之间的对抗。

伊布拉身高6尺5寸,戴着跆拳道黑带,在马尔默的巴尔干移民家庭里,由于艰苦的成长环境,他的脾气非常暴躁。他打过、踢过或肘击过的球员名单很长,但值得注意的受害者是范德法特。他曾在于范德法特的对抗中,废掉了对方的脚踝。在AC米兰时,更是与队友美国后卫奥涅乌大打出手。

此外,前米兰队友蒂亚戈-席尔瓦还讲述了伊布和加图索之间的往事:“加图索和伊布在训练场上结束争吵之后,又在更衣室再次相遇。伊布直接举起了加图索,迭戈-科斯塔把他翻转过来,扔进了垃圾桶。”

最著名的一次是在2006年世界杯决赛中,马特拉齐被齐达内顶了一下,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次马特拉齐被冷嘲热讽而非痛击别人。他在20多岁的时候在埃弗顿度过了一段短暂的时间,他在27场比赛中被罚下3次,这让他声名狼藉。

他在意大利成长为一名优秀后卫,但他的比赛仍被用野蛮来形容。他曾被禁赛两个月,原因是赛后用一记重拳打破了锡耶纳球员西里洛的嘴唇。比利亚雷亚尔队的索林也因为肘部疼痛而流血不止。尽管马特拉齐绰号“Matrix(矩阵)”,看起来他会是一名复杂的球员,但其实简单来说,他就是一个粗暴的球员。

虽然詹蒂莱的名字有“善良“之意,但他的对手肯定不会这样认为。这名后卫在球场上是个令人讨厌的球员,最著名的就是他的盯人技术,就像在1982年世界杯上盯防迭戈·马拉多纳和齐科那样,那次世界杯詹蒂莱帮助意大利获得胜利。

除了让对手屈服之外,詹蒂莱还乐于使用“黑魔法”,用一些意想不到的小动作去骚扰对手。而对于此,詹蒂莱表示:“足球并不适合芭蕾舞演员。” 这是他的理由。他肌肉发达,有时留着八字胡,晒黑的胸膛上戴着银链,帮助他塑造了一个拉丁硬汉的形象。

格里夫斯曾表示:“塔尔代利给别人留下的伤痕,比哈菲尔德医院外科医生给别人留下的伤痕还要多。” 塔尔代利在1982年世界杯决赛中进球后,疯狂的拳头紧握、奔跑、咆哮的庆祝活动将永远被人们铭记,他的比赛风格也是赤裸裸的咄咄逼人。球场上,他和詹蒂莱是一类人,都是凶狠的抢断者,而且他这方面的表现比詹蒂莱更加凶狠。

作为一名可以靠技术征服对手的球员,塔尔代利偏偏要用自己狂野的一面使对手屈服。他曾在尤文图斯对阵米兰的比赛中,两秒钟就制造了一次令人震惊的犯规—一刚开球,他就直接扑向了里维拉。

如果英格兰是足球诞生的地方,那么乌拉圭也许是足球黑暗艺术诞生的地方。蒙特罗是乌拉圭队队员胡里奥蒙特罗卡斯蒂略(Julio Montero Castillo)的儿子。在1970年和1974年的世界杯上,蒙特罗是乌拉圭队的一员,而1974年的那届世界杯也被认为是历史上最肮脏的世界杯之一。

作为一名冷酷无情的后卫,蒙特罗非常喜欢用双脚飞铲对手。背身铲球,肘击对手,甚至直接给对手一拳,这些事情在蒙特罗身上屡见不鲜。而最能够说明他丰富经历的,就是他整个职业生涯的21张红牌。

在世界杯决赛中,几乎这个星球的每双眼睛都注视着,德容一脚踹在西班牙中场阿隆索的胸口。尽管德容逃过了裁判的判罚,但或许这一脚对于阿隆索而言,时至今日都心有余悸。

“我什么都不后悔,”德容说,但他的犯罪记录远远不止于此。他曾表示:“当罗伊-基恩在比赛中强力抢断之时,还是孩子的我就爱上了这种感觉。” 这就可以解释他在MLS飞踹脚踝导致对手坐轮椅下场,或是在两次猛冲中把本·阿尔法的腿踩断的原因。

1994年在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对阵温布尔登的比赛中,维尼·琼斯凶狠地抢断坎通纳。这次抢断使得坎通纳在空中翻滚后落地。不过落地之后的坎通纳立马就爬了起来,并且目露凶光地寻找刚刚袭击自己的人。

尽管有关海鸥的言论、飞踹球迷等事情层出不穷,但人们总会忘记,坎通纳也是一个难以搞定的恶汉。在法国发生了一系列令人震惊的不当行为之后,这一切都显而易见。当年效力欧塞尔之时,他就曾向队友脸上挥了一拳,还曾因为双腿飞铲对手而被禁赛三个月。“坏孩子”的称呼也随之诞生。

20世纪90年代,加布里埃尔·巴蒂斯图塔和鲁伊·科斯塔组成的锋线为佛罗伦萨横扫意甲,而他们身后的这名防守球员则需要来做一些肮脏的工作来为球队保驾护航。托马斯·雷普卡是一名6英尺高的捷克后卫,他剃着光头,瞪着眼睛,看起来就如同那些一拳就能打穿监狱墙壁的狠角色。

他的脾气和他的不守集体纪律都是臭名昭著的:在转会到西汉姆后,他在前三场比赛中两次被罚下场,而在效力布拉格斯巴达之时,他还曾一度失去历史,袭击比赛官员和摄影大哥。另外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他与荷兰中场埃德加-戴维斯、裁判科里纳之间的对抗。鉴于雷普卡这种不受约束的性格,他整个职业生涯只收获19张红牌,真是让人觉得惊讶。

在毕巴屠夫之后,巴萨也出现了一位钢铁恶汉,他就是如今网坛名宿纳达尔的叔叔安赫尔·纳达尔。这位巴萨球员凭借自己出众的身体素质,给球迷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他还有着近乎不近人情的职业道德,顽强不屈的求胜决心。

他是巴萨梦之队中的猛兽,是罗马里奥、瓜迪奥拉、迈克尔·劳德鲁普等队友们后面的岩石。但他绝不是一个肮脏的球员,事实上他一直在抱怨他的绰号,抗议说他在技术上和他的许多更著名的队友一样有天赋。

这位保加利亚后卫有着长长的头发,蓬乱的胡须,看起来像是个狼人。他冷峻的眼神萦绕在每一个看过1994年世界杯的孩子的脑海中。在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德国之前,埃尔文洛夫主教练说:“放松点,以我嗜血的样子,他们会被吓死的。当鲁迪·沃勒感觉到我的呼吸时,他会摔倒在地。”

尽管埃尔文洛夫经常做出鲁莽、笨拙的铲球动作,但与大多数足球硬汉不同的是,他在人们的记忆中只留下了对他的喜爱。他偏爱打出荒谬的45码任意球,从来没有击中目标,这很滑稽,但是很讨人喜欢,他的表情让人难忘。埃尔文洛夫在保加利亚、西班牙、奥地利和瑞士的职业生涯结束后,于2016年死于心脏病,年仅50岁。

“不伤害”是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核心概念,所有医生在接受医疗培训之时都会完成这样一个发誓的仪式。然而鉴于阿尔法罗在2004年在国王杯比赛中的表现,我们只能说,他在侵犯马竞前锋图切之时,没有想起自己作为一名医生所应该具有的道德责任。

对于一名训练有素的医生来说,阿尔法罗开始了西班牙足球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职业生涯之一,凭借他强悍的铲球、锋利的手肘和全面的不良行为赢得了公敌第一的地位,阿尔法罗在效力萨拉戈萨、桑坦德竞技和塞维利亚期间,一共收获了18张红牌,而这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何拥有医生背景的他,会被贴上“死亡医生”的标签。

虽然这位法国防守型中场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没有什么突出的成就,他在巴斯蒂亚、朗斯和尼斯的表现都显得有些平庸,但他仍旧有一个“了不起”的纪录:整个职业生涯获得了25张红牌和187张黄牌。

西里亚-鲁尔是一名有着恶意倾向的恶汉,他证明法国也存在一些“缺乏教养”的破坏者——尽管法国也有齐达内、亨利这样球风优雅的球员。纵使在1998年的欧冠比赛中,被雷-帕洛尔踹到了头,西里亚-鲁尔也没啥好抱怨的,因为他自己一贯而来也是如此粗暴。

有了罗密欧这样的名字,你会以为这个男人是个情人,不是战士。错了,贝内蒂的飘逸金发、络腮胡和八字胡让他看起来不像你想象中的意大利人,可以说,贝内蒂发明了一种愤世嫉俗的比赛风格,而这种风格也使得他和国家队联系在了一起。只要看一下他对博洛尼亚的里古里的膝盖铲球就足够了。这次可怕的对抗摧毁了他对手的膝盖,职业生涯也因此而结束,导致贝内蒂被米兰检察院举报。

英格兰人在1976年罗马的一场比赛中对这位中场大将非常熟悉,这是他为意大利国家队第55次出场。尽管贝内蒂曾效力于米兰、尤文图斯和罗马,但坦克、老虎和岩石这样的绰号真的非常适合他这样一位野蛮的球员。

有一位球员在谈及博努奇之时,提到了帕斯奎尔-布鲁诺:“有天晚上,我看了尤文图斯对阵都灵的比赛,我看到博努奇不停在抗议,就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我真希望自己今天有机会上场和他较量。我看到他如此兴奋,随时准备抗议,不禁想起了帕斯奎尔-布鲁诺在球员通道里一拳打到博努奇脸上的场景。那次博努奇嘴上缝了五针,这样他就五个月都无法说话了。他的行为绝对令人恼火。人们不喜欢我,也许我是最糟糕的,但我努力抗争,很少抗议。这是我的秘密梦想。” 从这位球员的言论中,我们可以很好地感受到帕斯奎尔-布鲁诺的凶狠——这位同样被称之为“野兽”的球员,看起来他的激情是为被人带去痛苦,而非是为了踢球。

在无数的事件中,布鲁诺曾经在红牌后拒绝离开球场,威胁裁判,并被禁赛八场。曾经效力过尤文图斯和都灵队的他,在考登比斯结束了自己曲折的职业生涯。

佩佩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抱怨说:“60%的比赛中,我都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如果我犯规了,就好像我杀了他们一样。” 也许如果他没有在梅西的手上踩一脚,没有膝盖顶着达尼·阿尔维斯,没有打伊涅斯塔,没有头撞托马斯·穆勒,也没有在短短的几秒钟内踢过赫塔菲的卡斯奎罗两次,那么人们可能不会如此严厉地评判他。

葡萄牙后卫在职业生涯中最臭名昭著的一件事就时给了阿尔宾一个耳光,而他也因此被禁赛10场。不过不可否认,在没有被停赛的情况下,佩佩是一名优秀的球员,他曾三度参加欧冠决赛,并帮助葡萄牙国家队在2016年欧洲杯中夺冠,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辉煌的时刻。但对许多人来说,最后的污点是他在2016年欧冠决赛中一系列无耻的跳水表演。

米格利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卫,蓄着浓密的胡须。他的外表和踢球风格有点像西班牙人阿勒代斯。两人都在70年代和80年代达到巅峰,当时米格利是巴塞罗那的好手,因其狂野不羁的行为被亲切地称为“泰山”。

为了能够更好地为巴萨效力,米格利甚至退出了国家队。而在诺坎普效力的15年时间里,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79年欧洲优胜者杯决赛中的表现,他顽强拼搏,甚至导致锁骨骨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