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有10位女性惨遭杀害 墨西哥姐姐妹妹集体罢工对抗性别暴力

层出不穷的性别暴力犯罪,令墨西哥女性忍无可忍,位于墨西哥城的这项装置艺术作品,用一双双红鞋象征遭杀害的女性(AP)

根据官方统计,墨西哥2019年每天平均有超过10名女性遭杀害,其中被认为是“女性杀害”(femicide,意思是女子遭〔前〕丈夫、男友攻击及杀害)的案件高达1006起。

时序踏入2020年,墨国近日又发生数起举国震惊的残忍“杀女案”—25岁女子被丈夫杀害后,惨遭剥皮、肢解,贝尔纳多-埃斯皮诺萨器官被刨出丢进下水道;7岁女童遭绑架撕票,不着寸缕的遗体被弃置在塑胶袋内—层出不穷的性别暴力犯罪,令墨西哥女性忍无可忍,她们上街抗议、涂鸦甚至放火焚烧政府建筑物,如今更决定用她们的“消失”发出抵抗之声。

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隔天,墨西哥全国数百万女性将响应9日的罢工行动:拒绝出门工作、上学、做家务,透过展现“没有女人的一天”(Un Dia Sin Mujeres, A Day Without Women),使各界意识到墨西哥女性的处境,并正视日益严峻的性别暴力问题。

根据墨西哥检察总长格茨(Alejandro Gertz)的说法,过去五年“女性杀害”的案件数增加了137%;另一项政府数据则显示,高达25%的女性谋杀受害者是在家中遭杀害。这些案件往往伴随着性暴力与分尸等残酷手段,然而许多袭击女性的凶手没有获得应得的惩罚,不少人迄今逍遥法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eamlakingsstore.com/,贝尔纳多-埃斯皮诺萨

层出不穷的性别暴力犯罪,令墨西哥女性忍无可忍,将在3月9日发起全国大罢工(AP)

在一个专门讨论罢工事宜的脸书(Facebook)群组中,有贴文称每个参与9日罢工行动、待在家中的女性,就像是在向周遭的人“模拟”她的死亡—每年那数千名不幸失踪、死于某个男人手中的女性,她们的命运可能在任何女性身上重演。

墨国许多大型银行、律师事务所与媒体都宣布支持旗下员工响应罢工,零售巨头沃尔玛(Walmart)宣布,该公司在墨国逾10万名女性员工,9日可以自由参加罢工行动,企业组织“墨西哥雇主联合会”(Coparmex)更鼓励36000家会员企业共襄盛举。高度依赖女性员工的学校与医院估计将大受影响,部分学童父亲则志愿代替缺席的女老师上课。

层出不穷的性别暴力犯罪,令墨西哥女性忍无可忍,将于3月9日发起全国大罢工(AP)

《美联社》(AP)指出,这场罢工已成为墨西哥的全动,身处各个领域的女性都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UnDiaSinMujeres”(没有女人的一天)以及“#El9NadieSeMueve”(没有人在9日活动)也成为社群媒体的热门标签。

家庭主妇佩雷兹(Marta Pérez)告知丈夫,她在9日当天什么家务都不会做,两人18岁的女儿则将在社群媒体上消失一整天。公务员维尔奇斯(Minerva Ovando Vilchis)则告诉《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罢工)能向全世界表明,无论年龄、外貌、所处地区为何,墨西哥女性都是具有价值的。”

墨西哥“全国妇女遇害监察组织”( National Citizens Observatory of Femicide)干部艾斯特拉达(María de la Luz Estrada)表示,8日将有超过2万人参与首都墨西哥城(Mexico City)的反暴力游行,她也支持罢工活动:“我们站出来罢工,不只为了表达愤慨之情、纪念(受害女性),更是希望这么做可以带来改变。”

被视为罢工行动发起人之一的女演员宝切(Vanessa Bauche)也表示,如果墨西哥女性9日全数消失在公共生活中,“或许我们就能够了解,这个国家每天有10个家庭经历相同滋味—失去家中女性的滋味。”

层出不穷的性别暴力犯罪,令墨西哥女性忍无可忍,在抗议活动中纪念遭同居人残忍杀害、肢解尸体甚至剥皮的英格丽·艾斯卡蜜拉(AP)

当然,还有无数弱势女性无力承担因罢工而损失的薪水,甚至是丢掉饭碗的风险,也没有男性伴侣能够分担育儿责任。在肉店工作的拉古纳(Teresa Laguna)告诉《美联社》:“我是单亲妈妈,有两个女儿要养,没有办法休息—那些有能力的人,请妳为我们罢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